REITSUBOMI

一条咸鱼。随便写写脑洞。不要太认真。

月光小夜曲

3


巴泽尔第二天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感觉像被人施了“倒挂金钟”咒,头重脚轻。而他的论文起色不大,只追上了原来的进度。可他还有一张半的羊皮纸空着呢。


茶发少年睡意朦胧地对着镜子揉了揉头发,没去管耷拉在额前微卷的刘海儿。等他坐到礼堂里吃早餐时,这才浑浑噩噩地意识到今天上午要和拉文克劳学院一起上黑魔法防御术。他徒劳地理着自己的头发,想让自己看上去成熟一点,可它们始终不听话,他只好放弃了这个念头。


莱维在几个座位之外瞧着他那副手忙脚乱的模样轻蔑地笑了一声,耳朵上匈牙利树峰的耳钉顺着他的耳廓爬到了耳垂。他今天倒是穿了黑色的校袍,只不过依旧随随便便地披在身上,露出了里面红色的麻瓜帽衫。但他对那件衣服的前襟施了些魔法,让原来的狮子王图案变成了格兰芬多的雄狮,还会威风凛凛地来回走动。隔壁桌一些赫奇帕奇学院的女生伸长脖子打量着他,然后聚在一起窃窃私语,露出了傻乎乎的笑容。


“我真搞不懂他有什么好看的。”巴泽尔不快地嘀咕道,毫无食欲地拨弄着面前的黄油吐司。


“你的月长石论文怎么样了?”里奥·雷乌斯在一旁问道,嘴里塞满了熏培根和煎蛋,“我还差几英寸……”


“毫无头绪。”巴泽尔无精打采地说,又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橙汁。他越过哆哆伽玛尔的头顶瞥着拉文克劳的长桌,只见那名淡金色长发的少女坐在桌子的尽头,一个人默默吃着早饭,手边摊着一本厚书,大约在做课前预习。她和她的其他同学离得有点远,显得有些格格不入。拉文克劳的女生级长雷吉艾娜·艾尔芬觉察到他的目光,高傲地瞪了他一眼,然后转头和旁边的樱子·雷娅低语了起来。巴泽尔觉得那并不是什么特别好听的话,因为她们脸上都隐隐透出了一丝嘲弄。


等他们鱼贯进入教室的时候,茶发少年逮着了个机会,和艾米莉亚打了个招呼。可她的反应很冷淡,一言不发地走进了教室。巴泽尔很快听到了身后莱维的冷笑和拉文克劳学院默契的哄笑——他昨天被她拒绝一事显然已经传遍了各个角落。


“我相信你们已经提前预习好了今天的内容。”他们的黑魔法防御术教授,身材魁梧的道格·伊比路玖朗声说道。他们面前放着一个摇晃的旧衣柜,不时发出些可怕的声响。


“显然没有。”里奥小声嘟囔道。


“我们要对付博格特。”伊比路玖装作没听见,但眼神向着格兰芬多的方向扫了一下,“谁能告诉我它的特性?”


“它能变成我们最害怕的东西。”雷吉艾娜脱口而出道。


“拉文克劳加五分。”伊比路玖满意地说。他接着详述了博格特的特性,并介绍了对付它们的方法。“现在谁愿意来第一个试一试?”他环视着四周,目光灼灼地扫视着每一个人。


一片沉默。没人愿意抬头与他对视。


“嘿,你们马上就要参加O.W.Ls考试了,我们的进度可有点落后。”伊比路玖在教室里踱着步说道,“修斯先生,醒一醒,请到前面来!你看上去像是中了昏迷咒……被人拒绝让你这么一蹶不振吗?”


茶发少年听到他的名字后吓了一跳,立刻从昏昏欲睡中清醒过来。周围的人又爆发出一阵哄笑。
巴泽尔走到了教室的正中央,脸上有些发红,觉得自己像个哗众取宠的傻子。他看了看艾米莉亚,只见她始终皱着眉头,看上去有些惴惴不安,但显然不是担心他的缘故。她在几秒钟后遇上了他的目光,而他忙不迭地对她笑了笑,可她又咬起了嘴唇,表情像是看到了炸尾螺一样。


“……修斯先生显然是对击退博格特信心十足,”伊比路玖的声音从他耳边传来,将他一下子拉回了现实,“那么我们开始吧!”


巴泽尔觉得伊比路玖总是有意无意地针对他。以前他还让他在夺魂咒的影响下做出了许多可笑的举动,但好在他最后总算能抵御了。


茶发少年深吸了一口气,拿出了魔杖,衷心希望那个博格特能在他念完咒后变得可笑一点。至少能让她也笑一笑。


“滑稽滑稽!”


他确实成功了,穿着麻瓜夏威夷风情衬衫、脖子上戴着鸡蛋花花环的魔法部部长引得全班再次哄堂大笑——毕竟他父亲总是以一副威严的模样出现在《预言家日报》上。就连艾米莉亚的嘴角都微微上扬了些。


“很有创意。”伊比路玖笑眯眯地说,“格兰芬多加五分。”


巴泽尔怀疑他是故意叫他第一个上来的。他先前听了些传言,说是身为傲罗办公室主任的伊比路玖对魔法部部长的某些做法颇有微词,两人之间似乎总有些矛盾。


这堂课接下去的时间里,几乎每个人都轮流上台独自面对了博格特,但只有两个人例外——艾米莉亚和莱维,他们并没有被伊比路玖点到。或者说在他们被点到之前,那个博格特就化成了几缕青烟消失了。不过倒是没什么人注意到这一点,大多数人都沉浸在对付博格特的喜悦当中。


巴泽尔扭头看了看艾米莉亚,只见她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向伊比路玖投去了感激的一瞥。茶发少年当即不悦地皱起了眉毛,没来由地觉得她和莱维之间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而伊比路玖极有可能是知情人,或许这就是为什么他没让他们上台。难道他们的博格特是些大家不愿意见到的东西?……比如摄魂怪?


“作业——请阅读相关章节,然后写一份提要。下周上课前交。”伊比路玖说道,“另外,欧多加隆先生,请到我办公室来一趟。其他人可以下课了。”


巴泽尔看到艾米莉亚又露出了不安的表情。


教室里乱哄哄的,大家都在七嘴八舌地讨论着自己的博格特,然后开心地收拾起书包向着礼堂走去——下午没课,可以到霍格莫德去,而明天又是周五。没什么比这更美妙了。


但艾米莉亚显然把自己隔绝在这美妙之外。


莱维插着兜从她身边经过,脸上是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她微微抬了头,似乎犹豫着要不要出声跟他说上两句话。但她最终还是坐在原地,默默地看着他的背影远去。


教室里只剩下他们两人。巴泽尔收拾好了书包,慢慢走到了她身边,轻声说道:“你需要吃点东西。我听说今天中午有约克郡布丁。”


她过了好久才反应过来他在和她说话。“不劳你费心。”她依旧冷淡地说。


茶发少年顿时觉得一股挫败感从头到脚涌了上来。她明明对莱维那么关切……


“你今晚可以帮帮我吗?”巴泽尔在她快要走出教室前追上去拉住了她,孤注一掷地说,“魔药课那篇关于月长石的论文我还是没什么头绪,可明天就要交了……”


艾米莉亚难以置信地看着他,好像从没见过这么死皮赖脸的人。“那是你自己的事。”她有些烦躁地说,“请你放开我。”


“那或许你可以把那本《强力药剂》借给我看看?”巴泽尔提高了音量,“我想那里面介绍的肯定更全面。我可怜的好哥们儿里奥也正为这篇论文抓耳挠腮呢。”


艾米莉亚微微变了脸色,显然是不想让别人知道那本禁书的事。她上上下下地打量着他,目光在他脸上的伤疤停留了许久。她的右手微微地颤,似乎又在犹豫是不是要拿出藏在袖子里的魔杖给他念个遗忘咒。但她最后还是不情愿地开口道:“七点,图书馆。但你要是让你之外的人知道了那本书的事,我就让你彻底忘了自己叫什么。”


“成交。”他笑嘻嘻地答应道,当即决定今天下午去蜂蜜公爵再给巴希尔买上一份最贵的糖果大礼包。他低头瞧着她,觉得自己好像是头一次和她离得这么近。她身上桃果沐浴露的香味让他有些飘飘欲仙,而魔药课的论文被他一下子抛到脑后去了。他想离她再近点。


“那请你放开我。”她不满地“啧”了一声,低声咒骂道,“无赖。”


巴泽尔笑着松了手,不远不近地跟着她到了礼堂。他的脚步轻快,开心地觉得自己能吞下一头鹰头马身有翼兽。

评论(5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