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ITSUBOMI

一条咸鱼。随便写写脑洞。不要太认真。

霍格沃茨paro。

最近重温哈利波特开的脑洞233333

傻狗阿爆阿眩都上五年级的时候。

啊不会定期更新的(

一时爽的速涂而已啦嘻嘻


*

巴泽尔修斯正闷闷不乐地和他的哥哥巴希尔在有求必应屋里下着巫师棋。他的主教刚刚被巴希尔用一个横冲直撞的骑士吃掉,场面惊心动魄。他很快一败涂地,没多久就被他的哥哥叫了“将军”。


“真是‘美好’的一天,”他有些恼火的说,“连你都和我作对。”


“注意你的言谈举止,亲爱的级长大人。”巴希尔看着他脸上的伤疤打趣道,“要是下次被人发现你在图书馆里和别人决斗,除了关禁闭,费尔奇先生恐怕还要寄封吼叫信给老爹。”


“不是决斗——”巴泽尔修斯听了之后更加不快,“我是在纠正那条疯狗的错误行为!”


他的声音稍稍大了些,引得周围几个赫奇帕奇学院的学生好奇地抬了头,竖起了耳朵。


今天是星期三,“巫师棋俱乐部”每两周定期在有求必应屋举行例行活动。虽然是个松散的组织,但加入的成员不算少。俱乐部除了在活动期间提供不限量的黄油啤酒和南瓜汽水,还不限制申请者的学院——只要知道巫师棋的规则,通过些简单的测试就可以了。因此在学生间有着颇高的人气,每到活动时间总是人头攒动,各个学院的学生参差不齐地分布在有求必应屋里。这会儿临近结束,屋子里有些乱糟糟的,似乎大家的心思都不在下棋上了。斯莱特林的沃尔加诺斯和赫奇帕奇的哆哆伽玛尔甚至玩儿起了噼啪爆///炸牌。


巴泽尔修斯烦躁地瞪了他们一眼,似乎要花上十二分的力气才能忍住不去找茬儿扣他们学院的分数。


“我知道你们两个一直关系不好,”巴希尔挥了挥魔杖,收起了巫师棋,“但你们在同一个学院,同一个魁地奇球队,甚至还是同一个寝室……”


“我正打算申请换寝室。”巴泽尔修斯打断了他哥哥的话,恼怒地说。


“但你们总不能见了面就要给对方念石化咒和昏迷咒之类的——”


“天呐,你到底是不是我的亲哥哥?”巴泽尔修斯生气地说,“是他先动手的!上周六魁地奇训练的时候他也总是给我捣乱……我差点儿被他动过手脚的鬼飞球撞下来!”


巴希尔摆出了个遗憾的表情,但看上去他还是想笑。“所以你们今天在图书馆的时候,因为魔药课的作业而大动干戈?”他说完扬了扬眉毛,似乎不敢相信有人会因为家庭作业而大打出手。


“哦,是的,”巴泽尔修斯厌恶地说,“就因为我问了他缬草根在狼毒药剂里的作用。”


巴希尔哑然失笑,无可奈何地看着他的弟弟。“我看你还是去趟校医院吧。”他打量着他脸上的伤说道。


“小事儿,”巴泽尔修斯突然不再那么激动,整个人显得有些忧郁,“这倒不是他弄的。”


“不是他?”巴希尔喝了口黄油啤酒,难以置信地问,“你们不是差点掀翻了图书馆?”


“差不多,”他抓起了一支南瓜汽水,猛灌了几口,“在我快要对他用出‘神锋无影’的时候,有个拉文克劳的女生突然冲过来,对着我念了句‘除你武器’……然后我的魔杖就擦着我的脸飞了出去。”


巴希尔听后大笑了起来,简直像被施了过量快乐咒一样笑个不停。沃尔加诺斯和哆哆伽玛尔甚至停下了手中的噼啪爆///炸牌扭头看着他。


“看在老天的份儿上——”他提高了音量,几乎要掐住巴希尔的脖子。


“抱歉抱歉。”巴希尔擦着眼角的眼泪,有些上气不接下气地说,“让我猜猜,那位拉文克劳的女生是不是一头淡金色的头发?……她叫亚库,有时候会戴着一副金边眼镜,长得还是挺可爱的。”


“……你认识她?”巴泽尔修斯意外地看着他。


“倒谈不上认识,”巴希尔绕着额前的刘海儿低声说,“我只是听说她是你们年级成绩最好的学生。”


“你不会是约过她吧?”巴泽尔修斯皱着眉头一针见血地说。


“嘿,你倒是了解我。”他的哥哥少有地讪笑了一下,“不过她当时看我的眼神简直像在看巨乌贼一样。或者还不如巨乌贼……”


“她也是那样看我的。”巴泽尔修斯又变得闷闷不乐起来,“真见鬼。她看那条疯狗的时候可不是那种眼神……他连个像样的校服袍子都没有,整天穿些麻瓜的衣服乱晃。可我又不能老扣自己学院的分。”


巴希尔耸了耸肩,说道:“听起来他们关系不错。拉文克劳的优等生和格兰芬多的惹祸精……倒是个有趣的组合。”


“我要是能再早点认识她……”巴泽尔修斯喝完了最后一点南瓜汽水,有些垂头丧气地说道。


“现在倒也不晚。”巴希尔宽慰他道,“她时常待在图书馆的角落里,也不爱出席什么活动,你不太能见到她也是正常的。”


“我们今年只有魔药课和黑///魔法防御术是和拉文克劳一起上。”巴泽尔修斯努力地回忆着自己的课表,有些沮丧地说,“……她好像总是自己待着。”


“我听说她的其他同学没那么喜欢她。你知道的,麻瓜出身的优等生……”


巴泽尔修斯叹了口气,说:“我真不知道血统这东西到底有什么用。”他说完又轻轻摸了下脸颊上的伤口,表情有些低落。


沃尔加诺斯和哆哆伽玛尔终于分出了胜负,沃尔加诺斯为此赢了七个银西可。而其他学生也陆续懒懒散散地收拾起面前的巫师棋来,漫不经心地讨论着第二天去霍格莫德村的计划。巴泽尔修斯的情绪依旧看上去十分糟糕,当然这可能和他那篇在打架中被欧多加隆烧成灰烬的魔药课论文也有一定的关系。有关月长石的特性他费了不少功夫才写了半张羊皮纸,现在前功尽弃,他又要重新来过了。


“开心点,”巴希尔有些幸灾乐祸地安慰道,“我可从来没见过你对哪个女生这么上心。”


“我没有。我只是……”他辩解了一半,接着目光就被闯入有求必应屋的那个身影吸引了过去。


那名有着淡金色长发的女生嘟囔了一句“还没结束”,很快低着头退了出去。她的书包里鼓鼓囊囊的,似乎装了不少书。


“她来这里做什么?……”


“四分五裂!”巴希尔没回答他的提问,而是飞快地对着亚库的书包念了个咒,然后冲着弟弟调皮地挤了挤眼睛。


“一年份的黄油啤酒,”巴泽尔修斯轻快地说,飞身跃起向着门外奔去,“再加上蜂蜜公爵最好的巧克力。”


“你就这样打发我?——”


“谢啦,哥!”


评论(17)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