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ITSUBOMI

一条咸鱼。随便写写脑洞。不要太认真。

私设哥哥和酒会废料

没写在正篇里的一段酒会废料,有私设的阿爆哥哥www

阿爆的英文是Bazelgeuse,拆成正常英文名是Bazel Geuse。为了区分双爆鳞里的哥哥就给他胡取了一个巴希尔Bashir Geuse。Bashir的意思是“带来好消息的人”(你确定?23333)。但因为偷懒所以就简称他巴希尔啦。

所以先前那一篇里哥哥给阿爆打电话就是出自这个情节了,的的确确是“带来好消息的人”。


“我今天见到记者小姐了。你那位学长寸步不离地贴在她身边,我连打个招呼的机会都没有。”他的哥哥参加完酒会在电话里嘲弄道,“……你这么快就又失恋了?”

“闭嘴。”巴泽尔修斯说完没好气地挂断了电话。

可怜的阿爆www


-酒会-


那位伯爵果然没有骗她。酒会上的塔帕斯鲜美可口,从薄如蝉翼的西班牙咸火腿到油浸鳀鱼都让人唇齿留香。为此亚库还喝了一点点雪莉酒,充分享受那略带甜味的酒精和肉类的奇妙反应。


窗外依旧是大雨倾盆。然而室内却是觥筹交错,洋溢着欢快的气息。壁炉里的火苗欢快地跳动着,几个穿着定制晚礼服的贵妇在壁炉前喝着香槟和雪莉酒,不时发出一阵愉快的笑声。她们偶尔会朝亚库的方向瞥上一眼,然后摆出嫌恶的神情交头接耳一番,好像她不应该出现在这种场合一样。


但男士们的眼神就直白地多了。他们毫不掩饰地打量着她,就像在看新鲜玩具一样。有好事之徒端了酒上前与她攀谈,但每到这时那位伯爵就会恰到好处地出现,将那些“秃鹫”一般的人通通挡了回去。


涅尔基甘铎在公开场合的模样和他私下表现出来的样子相去甚远。他不再冷着一张脸,而是彬彬有礼地微笑着,不时说上些风趣的话,逗得在场的人士咯咯直笑。可等到没人注意他的时候,他又换回了那副冷冷清清的样子,凌厉的眉眼间满是厌倦,好像社交场合耗尽了他所有的成熟细胞一样。


亚库低声抱怨道:“你一直能保持这副样子就好了。”


“那我还希望你能天天穿成这样呢。”伯爵说罢搂住她的腰,在她脖颈上吻了一下。


“幼稚。”她浑身不自在,倒不是那件礼服裙勒得太紧的缘故。她向一旁撤了一步,脚踝上的两只装饰蝴蝶翩翩而动。那件深蓝色的短裙前襟是镂空的蕾丝,其间缀满了水钻,而后背的设计则更为大胆,勾勒出着装者背部的线条。


“再待一会儿我们就去吃点真正的食物。”他的手指在她背上轻轻划过,嘴角又带出一丝微笑。


亚库答应了一声,目光却被壁炉前的另一个身影吸引了过去。她起先以为自己看到了巴泽尔修斯,可等她仔细瞧了瞧,才发现那个人是长得和他十分相像的哥哥巴希尔。而那些贵妇们也不再盯着她看,把注意力都投射在了那名穿着烟灰色西装的茶发青年身上。他微微笑着,似乎习惯了在这种场合上成为女士们所关注的焦点。


他看上去比巴泽尔修斯显得更加成熟稳重些,但眼神里少了些弟弟的锐利,多了些温和。亚库暗自叹了口气,蓦然间竟有些想念那个“无赖”,可他此时十有八九还埋在那些案子里,根本分身乏术。巴希尔觉察到她的目光,侧过头对着她笑了笑,那副样子好像早就知道了她一般。亚库慌了神,心中惴惴不安,仍是因为那篇帕鲁奥姆的报道而有些羞愧。她礼貌地冲他笑了一下,然后便举着酒杯看向了别处,但巴希尔却离开了包围着他的贵妇们,朝着她的方向走来。


“看够了?”涅尔基甘铎在她耳边不悦地低语道。


亚库呛了一口酒,狼狈地反驳道:“什……我没看什么!”


“没看什么?”伯爵冷笑了一声,“……声名狼藉的花花公子有什么好看的?”


“你有什么资格说别人是……”


“他和他弟弟一样讨厌。”涅尔基甘铎打断了她的话,眯着眼打量了一番巴希尔,然后突然低头亲了亚库。


茶发青年愣在了原地,接着抱起双臂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一幕,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


亚库恶狠狠地瞪着涅尔基甘铎,不客气地在他嘴唇上咬了一下。可除此之外她只能僵在原地,任由那些从四面八方而来的目光停在自己身上。


“我们换个地方。”伯爵说完拉起她向着门口走去。

评论(9)

热度(7)